document.write('
')
专业权威财经门户网站-东方财经网
菜单导航

一封中科院内部邮件 揭秘知网被弃前因后果

作者: 大众排行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5月09日 13:29:18

4月18日,是一个正常的周一工作日,可能很多人讨论的主要话题依然是“这一周只有周六1天单休。”

也是在这一天,中国科学院(以下称“中科院”)下属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都收到了这样一封邮件,《财经·伽玛刀》在邮件中看到了两个核心信息:

1、从2022年起,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为全院新增开通万方数据库(下称“万方”),加上已为全院订购开通的维普数据库(下称“维普”),保障全院中文期刊、中文学位论文的普遍要求;

2、CNKI数据库(也称“中国知网数据库”,下称“知网”)的全院访问将持续到4月20日。

这一封邮件,还包含了三个附件,分别是2022年中文文献资源保障内容和方式(附件一),万方、维普和知网数据库内容对比以及万方数据2022新界面平台培训含检索实例。

在这封邮件之前,一则“中科院因近千万的续订费用不堪重负停用中国知网数据库”的消息就已经在社交媒体流传。4月18日,红星资本局也通过多位中科院内部人士证实,中科院暂停了与知网的合作,因为费用太高,“2021年就已经达到千万级别。”

这家曾被称为“全球最大的中文知识门户”的网站,做的是知识贩卖的中间生意,与各类期刊进行内容合作,低价获取内容,并打包转手高价卖给中国的科研院所、大学及其他机构,以“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之名,做着稳赚不赔的生意,年收入过十亿,毛利率过50%。

暴利之下,知网与负面新闻也越走越近。

2019年2月,知名演员翟天临因在直播中直言“不知知网为何物”,让这个中国内容领域的隐形巨人以一种幽默的方式走入大众视线。在过去三年间,知网遭遇两次关键败诉,让其“知识门户”的形象逐步坍塌,成为众矢之的。

《财经·伽玛刀》梳理发现,在中科院之前,已经有多家大学曾公开抵制知网,但最终又只能接受加价行为与之合作。抵制和反抗带来的只是加价幅度减小,丝毫没有改变被束缚的情况。

与中科院的争议发生之后,一位不愿具名的知网员工告诉《财经·伽玛刀》,“没大事,顶多(最后)降价销售。”但他不愿意再陈述更多细节。4月19日,他告知《财经·伽玛刀》:“今天部门领导刚重申个人不允许接受任何采访,违者开除。”在他说完这句话不到10分钟,知网就在官网首页以置顶形式发布了针对和中科院合作情况的说明。

知网,在中国科研领域为何能够实现如此强的控制力?知网又能否被代替?

中科院求变,但知网暂时无法代替

很难说中科院新引入万方,是面对知网涨价行为的主动求变还是被迫而为之。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上,《财经·伽玛刀》没有发现任何有关中科院招标的最新公告,也未看到万方中标中科院的公告,因而无从了解这一采购更多的信息。

不过,在前述提到的邮件中的三个附件,《财经·伽玛刀》从一位不愿具名的中科院人士处获得了完整的版本,由此可见一些端倪。

在附件一中,详细写明了2022年中文文献资源保障内容和方式增加到了三种,新增的即是万方数据库,面向全院上百余家研究所开通。比起此前已经配置的维普和尚在提供服务的知网,万方仅支持IP内访问,移动访问的配置尚未完成。

由此可见,中科院对于万方的引入不是完全有准备的,而是属于比较突然的采购合作。

附件一的最后提到了知网。在文件中,中科院明确提及,知网的开通范围未定,因为后续将采用院所组团开通的方式,但因为组团尚未完成,所以组团通知将另行发出。在4月20日之前,全院仍可正常通过IP内访问和移动访问两种方式访问知网。在4月20日之后,仅参团研究所可支持访问。

这与知网在4月19日下午发出的一则声明符合。这一则声明在知网首页置顶,在其中知网提到,2022年,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对包括知网数据库在内的国内外部分数据库的采购模式进行了调整,由统一集中采购模式转变为有需求院所组团联合采购模式。经过友好协商,调整知网数据库订购模式的工作正在有序推进中,由各院所选择订购内容,计划在近期完成组团工作、签署协议并启动2022年度服务。

在4月1日之后的过渡期间,知网(向中科院)延续了各项服务,未出现服务停止或中断的情况。知网也将继续向中科院所属各院所提供正常服务,直至2022年度协议签署并启动服务。

这也意味着,如果确定采用组团采购的方式,在2022年度协议签署后,不参团的中科院所将无法访问知网,仅能使用万方和维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