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权威财经门户网站-东方财经网
菜单导航

对话中国最大电音节公司老板:深处风暴中心,线下演出如何腾“云”自救?

作者: 大众排行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4日 22:27:54

  大年初七,亚洲星光娱乐创始人&CEO马乐从老家赶回北京,此时的他也没有把握,“宅家”的状态还要持续多久,复工之期又远在何时。

  因为,在行业集体承压之时,他所从事的线下演出市场可谓在今年的开年压力重重。 最先受到疫情冲击的,是需要365天营业的酒吧和夜店。春节前几天(1月21日前后),全国各地的酒吧纷纷接到通知,被迫暂停营业。其中,受到波及的成规模性的大型酒吧就达到2万多家,如果算上私人的小酒吧,这个规模将达到6-8万家。 马乐的星光娱乐其中的一项业务一直为国内不少的大型酒吧输送DJ资源,像希古尚博集团的SPACE就与星光娱乐合作紧密。不久前,马乐还在筹划着上半年为百大DJ之一的UMMET OZCAN做全国酒吧巡演,而今,这个项目已被迫搁浅。 蝴蝶效应就这么开始了。 酒吧集体歇业,音乐节、演唱会、剧场等线下演出随后也被集体叫停。2月7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正式向全国演艺界同仁发布《倡议书》,其中的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1月至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 曾在北京求学之时就遭遇过非典的马乐知道,这将是一场持久战,而他和他的星光娱乐就处在这场风暴的中心。 一直以来,线下演出都是星光娱乐的核心业务。音乐专业出身的马乐,以演唱会起家,依托《老炮儿》IP开启影唱联动的新玩法,通过品牌合作改善线下演出原本的商业模式,引进全球最大的Ultra电音节后又尝试打造自主IP,孵化出目前国内最具创新和影响力的IMF音乐嘉年华。

对话中国最大电音节公司老板:深处风暴中心,线下演出如何腾“云”自救?

  “疫情对公司整体的影响都很大,演唱会、音乐节一些在上半年就已经规划的项目都已经停掉了,星光娱乐主要还是以线下的大型活动为主,所以这些都停掉了,对我们现金流影响也是蛮大的。”马乐原本的计划几乎都已经被打乱,不得不慢下来的他,也开始重新审视线上的机会和市场,尝试在花椒直播“IMF宅电音”。 一番波折之后,马乐接受了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的独家专访,处在风暴中心的他,讲述了自己所看到和经历的一切。

  线下演出“急刹车”如何“自救”迫在眉睫 在马乐看来,疫情之前,“云蹦迪”这事基本上是不成立的。因为在线下,“蹦迪”原本的主流消费场景是酒吧和音乐节,两大场景都处在高速发展期,人们对“蹦迪”的关注点并不在线上。

  2016年-2019年,酒吧进入发展红利期。“2019年一年,星光娱乐在各大中小场景及酒吧的线下合作不算小型的,仅人数在千人以上的及百大DJ级别的和高校的各类型活动我们大概做了180多场,基本上每两天就有一场。”

  音乐节在近几年也处在蓬勃发展的态势之中,星光娱乐2018年投资执行并孵化的首届ISY三亚国际电音节曾吸引近10万人涌入三亚,拉动当地消费近十亿左右,之后的IMF厦门超级音乐嘉年华2019现场观看人次也达到8万人以上。拉动消费近6亿元,为中国内容引流为主的文旅消费市场提出了新的思考。

对话中国最大电音节公司老板:深处风暴中心,线下演出如何腾“云”自救?

  亚洲星光娱乐创始人&CEO 马乐

  高速行进的线下演出,带给观众的体验是线上演出无可比拟的,群体狂欢式的现场似乎也与“宅”天然相冲,但疫情改变了这一切。 就在春节前,星光娱乐还在筹划引进一个在全球五十多个国家巡演的百老汇长期落地项目,“本来计划是四月北京,五月上海,六月厦门,后来春节前临时把这个项目叫停了。”如果疫情持续到6月,星光娱乐被迫取消的酒吧电音秀至少有四五十场,音乐节、演唱会也将延期或取消。 星光娱乐并非个例。 春节前,成都的CEA电音节已经举办了发布会,开办时间定在四月中旬,现在已经取消。刘德华演唱会巡演、蔡依林演唱会巡演的项目也暂停筹办。 演出取消背后,是直接的现金流损失。一个明显的表现是,线下演出票务平台之一的大麦网,在春节期间遭遇了史无前例的“退票轰炸”。仅在除夕前后的三天时间里,大麦网人工接线咨询量相当于去年同期的28倍。 由于前期垫付成本高,现金流是线下演出行业的命脉。筹办一场大型的电音节所耗费的成本在4000万-5000万,筹办一场明星演唱会也是千万成本,即便是中小型的演出也在百万级别,演出取消对行业的打击不言而喻。

对话中国最大电音节公司老板:深处风暴中心,线下演出如何腾“云”自救?

  不过,头部公司或许还能“硬抗”,但“家底”不够厚重的中小企业则面临生死危机。即便是等到疫情过去,被迫延期的线下演出在有限的时间内更加集中,也将加剧中小企业与头部力量争夺行业资源的难度。无论如何,“自救”都已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