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权威财经门户网站-东方财经网
菜单导航

百度应再次考虑回归A股

作者: 大众排行网 发布时间: 2022年04月17日 21:08:09

百度应再次考虑回归A股

8月12日,百度发布Q2财报数据,大大的“由盈转亏”刺激着资本市场。

随后,港股美股均迎来小幅下跌。

自3月份以来,百度的股价就随着大环境在一路走低。

截止发稿,百度市值再次回到500亿美元区间,回想今年2月突破千亿美元的盛况,犹如黄粱一梦。

黄粱梦,就有人亏;

有人亏,就有人哭;

人一哭,就要说心里话。

投资者至少有三句话。

“百度是被错杀的。”

“都是宏观环境的错。”

“快手是伞兵。”

01 快手生病,百度确诊

2019年5月,百度迎来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随后就干掉了向海龙。

2021年8月,百度再一次由盈转亏,CFO余正钧被发配至“首席战略官”——一个从未有过的新岗位。

也许“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一句贬义词,但对应到工程师精神主导的百度江湖里,看着就那么脆生,那么痛快。

我们对比着来看。

向海龙比余正钧,论历史,论影响力,论象征意义,分量不知重了多少。

二者的处理程度,离职和“轮岗”,手段也不知轻了多少。

2019年的“手术”,百度确实是有了那“大病”。

销售支出同期增长93%,“卖关键词”的搜索引擎核心收入则同比下滑了67%,“ALL in AI”风口却迟迟不来,同期国内经济下行带来的广告营收压力,成了最终的导火索。

处理完元老龙哥之后,沈抖上位,移动生态补课,信息流产品完善,“技术帮”压倒“销售帮”,移动互联网都要结束了,百度才终于拿到那张船票。

百度应再次考虑回归A股

再来看余正钧的调整。

相比于2019年股价大跌17%的剧烈反应,这次3%以上的跌幅,最多也就是一次小小的感冒。

2016年3月,百度参与快手C轮融资。

这个事跟余正钧没有关系,当时他还处于上一段长达13年的职业生涯里,正在新浪跟着曹会计学习(任CFO)。

去年11月,快手递交招股书,显示百度持股比例为3.78%。今年2月,快手在港交所上市,当天开盘就怒涨了190%,收盘时市值就超过1.2万亿港元。

市场显然是疯了。

今年Q1,百度长期投资公允价值收益高达237亿元,主要来自于投资快手的收益。

但随后的几个月剧情就开始急转直下,快手股价站上417.8港元高位后一路下跌,截至8月12日收盘,快手股价为83.3港元,市值仅为3465亿港元,跌去近八成。

反应到财报上,计入无形资产与投资减值后,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百度净亏损为5.83亿元,长期投资公允价值亏损31亿元。

百度应再次考虑回归A股

疯牛与暴跌之间,CFO余正钧到底有没有做到自己该做的?

再往深了说,BAT均发轫于PC时代,属于互联网世界的“Old Money”,有钱。

移动互联网来临之际,资本市场上也一度有“学成文武艺,卖给BAT”的说法,百度作为当时当之无愧的老大,手里的子弹最多。

而如今阿里,腾讯均靠着投资在版图布局上大放异彩。

百度的投资事业却搞成了这个样子。

表层来看,是数量和质量上均高度局限于快手一家。

更深一层来看,则是百度错失了用资本交朋友,用投资补场景,用投资构建布局矩阵的重大战略意义。

要知道在一开始,小鹏,理想等多家“造车新势力”的企业,均是优先找寻百度来获取投资的,但在一系列奇葩操作下(比如不允许自研,必须要用百度的自动驾驶系统),真就把这种机会白白让给了别人。

在这些案例中,无论是这一届的余正钧,还是上一届的李昕晢,都需要负很大责任。

当然,这与李彦宏自身的强势也密不可分。

我们知道,阿里有蔡崇信,腾讯有刘炽平,但百度,百度再也没有Robin可以无条件信任的王湛生了。

不止一次听百度人和媒体前辈讲过:“如果Shawn还在的话,百度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言及至此,难免想再多嘴一句:“百度的投资问题,恐怕既不是快手的锅,也不是解决余正钧就能简单根除的。”

02 为什么说百度被低估了?

我不太喜欢百度。

这是对百度“工程师精神”的恭维与致敬。

作为产品经理出身,大家“猿狗大战”了那么久,天性不合,这也很合理吧。

这些“不喜欢”我可以说得很具体。

比如程序员的“二极管”思维,要么就技术贼牛逼,要么就立马搞钱。

这直接导致了百度销售文化和“工程师精神”的巨大撕裂。

比如技术人的单纯,骄傲感。

这直接导致了在办公室政治上,百度不承认有政治,粉饰太平;在向上管理上,马屁则比其他地方好使。

以及嘴硬头铁。

反应到业务上,就是头铁带来的不计成本,纠错困难,转向缓慢。

但此时此刻我要说:百度被严重低估了。

上述特质,我们还可以换一种表述:

二极管,单纯,头铁,分别是聚焦本质问题、管理纯粹、战略方向及意志坚定。

同样特质的不同表述,只是因为宏观环境的巨大变迁。

百度诞生之际,整个中文互联网尚处于“从0到1”的萌芽阶段,该阶段讲究的是“我有你没有”,“我行你不行”,技术为王;

但随后的“从1到N”的发展阶段里,最开始“我比你好用”,这种产品为王的时代百度还能勉强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