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权威财经门户网站-东方财经网
菜单导航

熔喷布产业链乱象调查:价格双轨制带来"盈利空间"

作者: 大众排行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6日 14:49:29

  □本报记者 周文天 刘杨 傅苏颖

  一座小岛的“冰火”两重天

  从天堂到地狱,或许就在一夜之间。

  4月上旬,扬中当地最大酒楼门前的路上停着一排排挂着外地车牌的车辆,包括江苏省内其他城市及浙、沪、皖周边地区和鲁、豫、冀等地。操着不同口音的人们都在讨论同一件事:熔喷布。

  疫情之前,熔喷布价格不到2.0万元/吨。疫情期间,口罩需求飙升,熔喷布供不应求,价格猛涨,半天更新一次报价,甚至到了70万元/吨。尽管如此高价,熔喷布也会被瞬间卖出。以一吨熔喷布价格60万元为例,可以生产N95口罩35万只,加上机器折旧、耗材等,一只N95口罩成本是3.5元。疫情期间,中间商收购价为6元/只,一只口罩利润2.5元,一吨熔喷布生产成口罩可以赚80多万元。

  于是,扬中当地的中小企业甚至家庭作坊一哄而上生产熔喷布。即便在设备价格翻了几倍的情况下,还能大赚——投入一条生产线不到100万元,当地人称为“小熔喷”机器,生产的产品连90级也达不到,正常的合乎标准产品应该95级以上。每天产出200公斤,两周就可以收回成本。之后,每天就是“印钞票”了,日赚5万-8万元,当地流传因此诞生了多个千万富翁。

  “一夜暴富”似乎轻而易举。一台普通挤出机、两个模头、PP纤维料,再加上变压器、滚筒等,设备在当地很容易买到。再找人把机器调试好,生产线就完成了,当天可以出货。同时,根本不需要销售人员,嗅觉灵敏的中间商以及下游口罩厂家会主动找上门,甚至先付保证金才能供货。关系好的也必须全款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有时还需要预约排队。拥有34万人口的县级市扬中,登记注册涉及熔喷无纺布企业达到800余家。

  市场就是这么神奇,自然形成社会分工和交易网络——提供聚丙烯原料、各种设备的供应商以及机器调试人员、物流运输、中间商收购……

  疯狂的不仅是熔喷布,生产熔喷布的挤出机设备也从2万元/台飙升到20万元/台。95级以上熔喷布更是从8万元/吨涨到60多万元/吨。当天的货,前一天就预定了。当地人调侃,只要看到眼圈发黑的人,基本属于“家里做熔喷布的”。

  原料、熔喷布、生产设备、口罩机,一条产业链都像“触电”的感觉。正是这种无序、井喷式的增长,导致了产品良莠不齐。4月10日,扬中市场监管局对当地8家熔喷布企业的抽查结果显示,其中只有3家企业的产品,细菌过滤效率符合95%以上的标准,过滤效率最差的仅有39.4%。

  一窝蜂加入熔喷布生产,却因环境、质量堪忧被曝光,当地政府重拳出招、高压整治。目前,扬中域内全部相关作坊及工厂均被关停。“休克疗法”让扬中熔喷布市场一夜之间崩溃。

  大家都预感到这一天会到来,但又不相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4月11日,扬中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对当地熔喷布乱象进行集中整治。4月17日,扬中市政府一纸公告,令沉浸在熔喷布发财狂热中的人们猛然停了下来。当地祭出最严的整治举措,从最初的“家庭作坊一律取缔”,到后来的“所有厂房和作坊一律关闭”,意在回应此前“制假造假、暴利、黑心作坊”的大量质疑。

  一周内,当地挤出机的价格下跌超过50%,原来20万元购入的几万元就卖掉。一些周边地区的人涌入扬中,低价收购机器,希望能复制扬中的神话。一位熔喷布老板说,相关作坊和企业该撤的已撤,该转的已转。

  整顿之前,扬中熔喷布日产能达到70吨,质量参差不齐,大量劣货充斥,让人堪忧。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尽管扬中市内还能够找到少量的熔喷布,但运不出去。当地政府在各个交通要点都设了卡,没有正规手续的熔喷布运不出去。

  价格双轨制带来“盈利空间”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受政府管控的熔喷布市场,以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的货源为主,价格远低于市场价,且承诺不涨价;而管控外的熔喷布市场上,价格炒到60万-70万元/吨。同样一种商品,两个市场,两个价格体系。

  疫情期间,随着熔喷布价格上涨,口罩价格水涨船高,政府开始严格限制医用口罩的价格。国有大型企业承担社会责任,保持熔喷布不涨价、不断供。于是,熔喷布市场出现了价格双轨制的现象,即“二元价格”体系。

  中石化表示,中石化生产的熔喷布均“定向供应”,从未委托给其他单位或个人销售,其他渠道广泛流传售卖中石化熔喷布的消息均为假信息。

  扬中的熔喷布市场“冰冻”了,周边的企业又加入进来。可观的利润,并不复杂的生产线,原本低端的口罩行业,一举成为快速赚钱的行当。小众的熔喷布成为众人皆知的紧俏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