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权威财经门户网站-东方财经网
菜单导航

乘政策春风 南京银行曲折定增终获批

作者: 大众排行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0日 11:02:30

  乘政策春风南京银行曲折定增终获批

  政策春风下,中小银行增资扩股迎来提速。

  继4月3日杭州银行72亿元定增获批通过后,4月7日晚间,南京银行发布一则公告,该行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申请获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自2017年8月启动定增申请预案后,两年多时间内经过被否、重启、调整等坎坷路途后,南京银行历时两年多时间的百亿定增终落地。

  值得注意的是,自年初至今,国务院金融委会议通稿中指出要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其中,4月7日会议提出,采取多种有效方式加大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力度,增强抵御风险和信贷投放能力;此前1月7日的会议亦指出,要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促进提高对中小企业信贷投放能力。

  “现在我们给银行大量的低成本资金,中小银行的流动性,还有流动性的成本,都得到了很大缓解,但是银行要贷款,还有一个约束,就是它的资本金。”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在2月底的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下一阶段要根据银行贷款增长的需要,加大对中小银行补资本方面的政策支持,提升银行整体信贷投放能力,进一步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百亿定增曲折路

  南京银行两年多的定增之路充满了曲折。

  以快于4天的时间拿到证监会发审会通过的杭州银行类比,南京银行重启定增后,证监会于2019年9月10日受理申请,较杭州银行早了34天。随后的步骤上,杭州银行提速逼近,这一时间差在证监会反馈和银行回复环节,从相隔26天逐步缩至15天。最后是杭州银行后发先至先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

  如此一看,南京银行定增进度显然不甚理想,所幸“虽迟但到”。一位资深银行股投资人士向记者表示了他的疑虑:“是否存在保荐券商的原因?杭州银行保荐人是中金公司,相较于南京银行联席保荐机构是华泰联合证券、南京证券两家更具推动力和能量。”

  知名投行人士王骥跃告诉记者,“应该是发行人本身的问题,不是券商推动原因,券商对进度影响从实际上看很小。定增要找个股价上升期的时间窗口,但相对于时间窗口,找好投资者更重要,毕竟规模大,每家要掏的钱都不少。”

  记者梳理,南京银行定增计划起源于2017年7月31日,该行董事会首次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发行对象共5名,分别为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和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合计拟认购不超过16.9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

  但该定增方案于2018年7月被证监会否决,也成为首例被监管部门否决的上市银行再融资案例,一时间市场哗然。彼时,该行一位内部人士坦言:“可以说,前面的路都走得很顺,结果在最后的关口倒下,我们也是一头雾水。”因为在2018年,农行千亿定增、张家港行转债、贵阳银行优先股等融资方案均成功过会,南京银行的定增遭否扑朔迷离,此后南京银行在人事调整、频收罚单等境况中也陷入多事之秋。

  不过,另一方面上述南京银行内部人士的态度稍显乐观:“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每年的内生性资本增长已经足以支撑我行每年两位数的增幅。”记者从2018年及2019年半年报、季度报数据发现,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直在8%左右的水平徘徊,压监管红线低空飘过,亦成为银行发展的一大掣肘。

  时至2019年5月21日,南京银行重启了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但发行对象缩减至4位,为紫金投资、交通控股和新增的江苏省烟草公司与法国巴黎银行。南京高科、江苏凤凰出版集团、太平人寿退出,但发行规模暂未变动。

  随后的7月份,南京银行因发行对象紫金投资的退出再次修改定增方案,发行数量由不超过16.96亿股调整为不超过15.25亿股;募集资金总额由不超过140亿元调整为不超过116.19亿元。

  在银行融资过程中,监管机构对多项问题提出追问,足见监管机构对上市银行再融资审核的严格。监管关注的焦点主要围绕公司治理、股权结构、资产质量、同业业务、理财业务等多个方面。

  2019年11月7日南京银行发布《关于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的回复》等相关公告称,就证监会对该行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的反馈意见,进行了认真核查和逐项答复。

  时至今日,定增获批将极大缓解南京银行资金本压力,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提振公司估值水平。国泰君安研报认为,此次定增将提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35个百分点至10.03%。国泰君安团队分析,资本充足之后的南京银行不会以加大信贷投放力度来拉动业绩,不过充足的资本将有利于健康的表内外类信贷非标转回表内贷款。截至2019年中期,南京银行表内非标1788亿元,占总资产比例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