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权威财经门户网站-东方财经网
菜单导航

我国市场化改革高水平开放明确新方向

作者: 大众排行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0日 23:16:03

5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公布(下称《意见》),其中提出七个关键领域改革举措。

仅一个月前的4月,党中央、国务院公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引导各类要素协同向先进生产力集聚。这是中央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首份文件。

短短一个多月,两份“同题”重磅政策高标准出台,颇为少见。

至此,我国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将有何新方向,经济体制关键性基础性重大改革将如何突破创新?

“同题”重磅政策一脉相承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经济学家贾康认为,这两份文件内在逻辑一脉相承,在4月出台的文件中,党中央、国务院强调基础性制度建设,5月出台的《意见》则系统性部署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措施。后者具有全局规划特点,是在前者基础上作附带有配套举措的全面部署。两份文件在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大方向和推进路径上相互匹配。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原秘书长、中国国经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解释背景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主要集中在商品市场,成功解决了商品、外汇、资本等短缺问题。本世纪,改革进入了要素市场化改革的新阶段。近年,改革更向着数据、人才、知识产权、金融衍生品等要素市场的高端部分不断深入。因此,今年中央连续出台重磅政策,这些政策是更大力度推进改革的纲领性文件,目的在于建设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相匹配的更加法治化、市场化、规范化、更加成熟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意见》的一大原则是,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和对微观经济活动的直接干预。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看来,《意见》直接点明两个非常重要的领域,一是容易形成自然垄断的电力和油气领域,二是细分产业分类广数量多、目前存在较多限制的服务业。这两个领域放宽后,将明显促进国民经济发展。

结合广东发展现状,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主任徐现祥提出,近10年来,广东市场主体数量几乎翻了一番,市场的“池塘”却没法翻番,生意难做。从内部看,80%市场主体属于服务业,服务业进一步开放,才能持续做大“池塘”;从外部看,要推动全球化、反对逆全球化,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是重要力量;从应对疫情看,新增的市场主体只有在更大的市场中先活下来,才能有下一步的高质量发展。因此,我国服务业开放,将成为广东经济提质提速的强心剂。

促改革保公平扩大开放

《意见》提出,积极稳妥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稳步推进自然垄断行业改革。

贾康说,改革到了深水区,各种利益和矛盾胶着。在这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局面下,既要系统部署全面配套进行改革,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又要突出重点领域改革、寻找关键环节创新突破。国企改革作为硬骨头,有望重点突破,进而带动全局突围。

《意见》把产权制度、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等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性制度。

“这是再一次向全国重点强调。”贾康说,2016年至今,党中央、国务院多次下发文件、反复强调保护民营企业产权、编纂民法典、纠正侵犯民营企业错案冤案。产权制度、市场准入、公平竞争,此次在《意见》中再次得到强调,说明保护广度和深度仍可继续加强,让企业家心里更加踏实。建议政府采购、银行贷款对企业一视同仁。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涂永前补充建议,我国即将颁布实施民法典,已为公民筑起私权保护墙。但对于不断涌现的新形态财产权,仍需结合已有专门法不断完善,使得私权得到立体化保护。

《意见》明确,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加强市场、规则、标准方面的软联通,强化合作机制建设。拓展对外贸易多元化,提升一般贸易出口产品附加值。

张燕生表示,近年中国营商环境不断优化,世界银行《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中排名全球31位,但是在获得信贷、纳税、跨境贸易、破产制度等四个指标上依旧存在短板。《意见》提出的举措可以有力推动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创新政府管理和服务方式

除了上述“市场的手”,创新政府管理和服务方式,完善宏观经济治理体制这个“政府的手”,也是《意见》聚焦的重点之一。

《意见》提出构建有效协调的宏观调控新机制,加快建立现代财税制度,强化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和金融监管协调。